「半個世紀前,沒有『憂鬱症』、『躁鬱症』這些名詞,更沒有『家暴』這個說法,一直到這幾年,電視上出現許多父母虐打小孩重傷、致死的新聞,我才開始琢磨,我的母親當年是否生了病,因為,我也是受虐兒⋯⋯」


台灣演藝圈的綜藝一姊白冰冰,出身基隆月眉的一處小礦區,家裏有十個兄弟姊妹,她排行老三,出生時,家裏有一個大哥、一個大姊,還有父親和前妻生的男孩、一個母親收養的女兒,按理說,她應該不致「受虐」才對。
「但我的母親生下我之後,就以每年一個的速度,一口氣生了三個弟弟、四個妹妹,面對十二個小孩,她的壓力實在太大了,變得暴躁易怒、歇斯底里,於是,她把所有不愉快全都加諸在我的身上。」

動輒挨打 童年極度恐懼
打從有記憶開始,白冰冰的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就陸續送人做養子女,她則扛下了煮飯、洗衣、劈材、燒菜、打掃、到井邊打水、燒熱水幫弟弟們洗澡的重擔,為了同時照顧好三個幼小的弟弟,只好肩上扛一個、背上背一個、懷裏抱一個,家事做得稍不如母親的意,動輒挨打。
白冰冰舉例:「為了幫弟弟們洗澡,我先燒好一個大灶的熱水,然後搬一張椅子,站在椅子上,再從大灶裏用瓢子一瓢一瓢舀進小盆裏。我的母親突然衝過來,一巴 掌狠狠打過來,整個瓢子摔進熱水裏,熱騰騰的水花噴在身上,現在回想起來,我很慶幸是瓢子掉進熱水裏,如果掉在熱水裏的是我,就沒有現在的白冰冰了……」
白冰冰說,她的母親當時一邊打她、一邊咆哮為什麼不先放冷水在小盆裏,還罵說:「不然弟弟爬過去,掉進熱水裏怎麼辦?」她覺得母親罵得不是沒有道理,但 「教」孩子明明可以好好說,何需動輒打罵呢?更何況她的年紀只長弟弟一、兩歲,天天燒熱水、舀熱水,難道母親就不擔心她也會掉進熱水裏?


因動輒得咎,白冰冰的童年活在極度恐懼、沒有愛的環境中。「我的父親長得帥,在工廠裏做工頭,走到哪裏都有女工主動打招呼,只要父親一出門,母親就要我偷 偷跟在父親背後,看哪一個女工跟父親聊天,回來跟她『報告』。我覺得他們聊天很正常,回到家就跟母親說『沒有』,她一巴掌狠狠甩過來,原來,她跟在我後 頭,完全不信任我。」


那個年代,「重男輕女」很正常,但她明明是母親的親生女兒,為何母親對大姊疼愛有加,對她偏偏就像「童養媳」般嚴苛呢?
「也許,因為我的母親本身就是養女,也曾生活在『沒有愛』的環境裏,加上她只受過小學三年級的教育,碰到心裏有疑問,只會四處算命、擲筊問神,甚至聽說路 旁有一顆大樹很靈,都會跑去下跪。所以,究竟有沒有算命的說我『不祥』,導致母親這樣對待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家裏已經窮到十口人共用一支牙刷、十個 人共用一條毛巾,算命該付的錢,一毛都不少。」


說到小時候的辛酸,白冰冰很平靜地說,因為家事繁重,小學期間,她幾乎沒有一天坐下來好好念書,為了洗滌一家人的被單、棉被、換洗衣褲,下了課,她必須提 着木桶到井邊汲水,來回汲個好幾趟,她個子小、力氣少,必須把棉被捲起來夾在兩腿之間,雙手抓着被子使勁攪,才洗得乾淨。


「記得有一次,我實在累壞了,桶子裝滿了水,整個人差點就被沉重的桶子拉下去。當時,我掙扎着要不要放手,但我不敢!因為桶子掉了,回去肯定會被打一頓,幸好我的級任導師剛好路過,拚命尖叫『放開桶子』,她一把抱住我,我一怔,鬆手,和老師一起跌坐在地,桶子掉入井底。」


撿回一條小命,少不得一頓責打,問白冰冰,恨不恨母親?她坦言,不恨,她唯一在意的一件事是小學畢業時,她考上了初中,母親不讓她繼續升學。


「當時我的准考證、成績單被老師拿走,私下以兩百元(相當於當時一個月的工資)賣給了另一個同學,母親生平第一次為了我的事跑去跟老師大吵,要回了准考 證,我以為可以去讀書了,沒想到,第二天母親命令我把准考證、成績單拿去給另一個人家,我走了二十分鐘路程,對方一開門,塞給我兩百元和一條口香糖,我才 知道,母親把我的『前程』給賣了。」......

 

完整內容請見讀者文摘三月號

21
喜歡這篇文章嗎?按此推薦!

最熱門在 人物故事

  1. 皮夾裏的信
  2. 導盲犬捨身護主
  3. 專訪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米特‧羅姆尼

更多 精彩故事

讀者回應

姓名*
電子信箱*
評論*
Disclaimer : Reader's Digest reserves the right and authority to display your postings or not, and modify your posts to remove offensive material, remove vulgar comments, remove insults or delete any other content deemed inappropriate, at our discretion.

訂閱免費電子報

Get More!
獲取最近期的讀者文摘資訊、參加我們所舉辦的活動拿贈品,收到每月精選內容電子報。